良友

首页 > 纪录时间 > 代理发行 > 历史 > 正文
全部 | 历史 | 人文 | 军事 | 自然 | 社会 | 经济 | 微纪录 | 青年纪实影像计划 

台湾·1945

中文片名: 台湾·1945

英文片名:

导演:

国家/地区: 中国

时长:

摘要:

六集历史文献纪录片《台湾·1945》是第一部全面反映“台湾光复”的影像志。【购片联系电话:+8610 6511 6100】

标签:台湾·1945

影片简介

  六集历史文献纪录片《台湾·1945》是第一部全面反映“台湾光复”的影像志。“台湾光复”指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日本窃占50年的台湾回归中国之意。从1946年8月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明确10月25日为“台湾光复节”开始,“台湾光复”一词开始被中国官方和民间广泛使用。
 

台湾·1945

 

  《台湾·1945》主要截取1943年至1946年底台湾光复前后“ 筹备接收重建 ”三大阶段的重要史实和代表人物故事,从政治与军事的接管,经济与社会的重建,文化与教育的正本清源等方面深入探寻台湾回归祖国的艰辛历程,再现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

 

  《台湾·1945》的叙述脉络是: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方战败后被迫割让日本。从日本殖民者窃取台湾的那一天起,中华有识之士悲愤、抗议,台湾民众武装抵抗、文化抵御从未间断。全国性抗战爆发后,中国政府和民意机关多次对收复台湾发表声明和提出各种提案。在中华民族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和同盟国的共同努力下,日本无条件投降,台湾从法理和事实上回归中国。这是中国军民历经14年艰苦卓绝的抗战、台湾民众历经半个世纪抗争,付出难以计数的惨痛代价之后取得的重要成果。在中国政府赴台接收机构的领导下,解除了殖民桎梏的台湾,立刻迸发出生动活泼的社会力,被压抑了50年的民族情感和重建意志空前高涨……一系列重要的历史画卷随之展开,至今意义远大。

 

  《台湾·1945》以“重返历史现场,抢救国家记忆”为创作思路,秉承“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学术品格。先后在台湾、福建、广东、浙江、江苏、重庆、北京以及日本、美国等地采访拍摄,共寻找到1000多份台湾光复前后第一手的历史档案和文献资料,抢救性采访100多位历史见证人及其后裔,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档案和真实故事首次在荧屏上披露。

 

  《台湾·1945》是媒体首次全面发掘、真实记录、客观阐释“台湾光复”的大型文献纪录片,也是两岸电视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史料,共写史书,共同捍卫民族尊严和荣誉”的具体行动。

 

  《台湾·1945》共分六集,每集50分钟。六集片名为《还我河山》、《宝岛新生》、《接收遣送》、《兴废继绝》、《正本清源》、《共祖中华》。

 

 分 集 简 介 

 

第一集 《还我河山》

 

  1895年4月17日,甲午战争惨败后,清朝政府派出的大臣李鸿章被迫与日本方面的代表伊藤博文在春帆楼签订了《马关条约》。将台湾及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并赔偿2亿两白银。

 

  为占领台湾,日本当局动用了当时其全国三分之一以上,7万多人的兵力和常备舰队的大部分舰只大举南下。在日军登陆台湾的前五个月时间,至少有14000人被杀,受伤人数更是不计其数,而同时期日军也付出4800余人死亡和27000余人负伤的惨重代价才占领台湾。从台北到台南,从沿海到山区,台湾民众用血肉之躯投入一场不计胜算的家园保卫战。

 

  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凝聚了全民族的力量救亡图存。这一时期,大批台籍志士投身祖国的抗日战争,竭尽全力反抗日本侵略者,为抗战胜利、台湾光复而奋斗。

 

  到了1943年,形势发生了变化。从1937年全国性抗战算起,中国军民已经和日军进行了17场大型会战和数不胜数的游击战、麻雀战,使日军主力难以脱身;而此时的美国,与日本的较量也进入了关键时期。在说服了丘吉尔之后,罗斯福接二连三邀请蒋介石坐到一起,磋商对策,趁胜追击,规划战后世界新秩序。于是,同盟国的首脑有了开罗会议上的共识。

 

  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正式发表。《开罗宣言》不仅确认东北、台湾、澎湖列岛是中国领土,肯定中国收复失地的神圣权利,而且强调要将反法西斯战争进行到底,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

 

  日本投降之后,作为东方主战场的中国战区,划分为十六个受降区接受投降,台湾为第15受降区,陈仪负责接收台湾及澎湖列岛。

 

第二集 《宝岛新生》

 

  进入1945年9月,从东京湾的投降签字仪式,到南京中国战区受降典礼,日本投降的历史性场景一幕接一幕地上演。此时的台湾已悄然发生变化,街头巷尾开始流传着即将光复的风声。陈仪的团队受命收复失土,分离了半个世纪的台湾,迸发出高度的参与热情迎接祖国官兵的到来。

 

  1945年10月6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葛敬恩中将率前进指挥所全体官兵,在台湾总督府官邸旧址举行第一次升旗典礼,分离了五十年的台湾宝岛上空,重新飘扬起祖国的旗帜。这一年10月10日,《台湾新报》的纪年法由“昭和”转为“民国”,其中文版面随之多了起来,逐渐取代日文版面。

 

  1945年10月25日上午10点,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主官陈仪,将第一号令传达给日本台湾总督安藤利吉,短短几分钟的仪式,结束了日本在台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

 

  陈仪随即通过广播宣布:“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权之下,这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本人特报告给中国全体同胞,及全世界周知。现在台湾业已光复,我们应该感谢历来为光复台湾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及此次抗战的将士。”

 

  1946年8月,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颁布命令,确定受降典礼的10月25日为“台湾光复节”。1946年至今,台湾民众用踩街绕境形式来纪念这一天。

 

第三集 《接收遣送》

 

  台北,重庆南路与凯达格兰大道的交叉口,保存着一栋巴洛克式的百年古建筑。这座配有高塔的五层红砖建筑,始建于1912年6月,1919年3月竣工,成为日本对台湾实施殖民统治的象征。此后的各任总督就坐镇在这栋大楼里面。

 

  台湾总督府在人事安排上排挤台湾人不在话下,日据50年间,州知事、厅长、市尹没有一个是台湾人,连最低阶层的行政首长——街长、庄长也几乎清一色由日本人担任。受降典礼之后,台湾总督府的权限被废止,末任台湾总督安藤利吉改任台湾省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部长,接收随即展开。以陈仪为首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迅速完成了纷繁复杂的行政、军政、警政的接收。协助连震东参与接管台北州的薛人仰在后来的文章中回忆到:“光复之初,政府来台接收。各地民众看到我们这样的接收,真正还政于当地人民,莫不欢欣鼓舞,归心祖国”。

 

  与此同时,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日俘日侨的遣送。1945年9月9日南京受降之后,整个中国战区,等待遣返的日俘日侨总数有300多万,其中台湾需要遣返的日俘日侨就有将近50万人。

 

  截至1946年5月31日,除一小部分必要的学者和技术人员之外,在台湾的50万日俘日侨遣送完毕。在这前后,中国大陆更广大的受降区的日俘日侨,也大多如数遣返。

 

  1946年4月15日,安藤利吉作为战犯,被解送到上海,关押在提篮桥监狱。四天后的一个夜里,安藤利吉服毒自杀。安藤利吉是中国境内自杀身亡的侵华日军最高将领。他的死亡,象征着日本殖民台湾50年的“帝国春梦”随之灰飞烟灭。

 

第四集 《兴废继绝》

 

  1944年9月,二战的太平洋战场进入最后关头,盟军开始实施针对日本本土的作战计划。此时的台湾,作为日军的战略重地,直接威胁同盟国军的作战行动。

 

  从1944年9月起至1945年5月间,同盟国军队的飞机对台湾各地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进行了大规模空袭。电厂、糖厂、交通几乎都被战火摧毁。

 

  当然,造成二战末期台湾经济濒于崩溃,同盟国军的轰炸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从1895年开始的50年间,日本在台湾进行掠夺式殖民统治。他们提倡的“工业日本、农业台湾”,早已使得台湾经济严重畸形。

 

  以电业、糖业、交通为核心的工业重建,成为当务之急。而此时的台湾,重建需要的人、财、设备,样样都缺。借助从大陆源源搬来的技术救兵与台湾民众携手加班加点、拆东墙补西墙,在短时期内恢复了工农业体系,取得令世人刮目相看的开创性成果。

 

  今天,用历史的眼光回望光复初期,台湾的接收与重建工作还算顺利。相对独立的金融货币体系的建立,也避免了法币崩溃的冲击,为日后台湾经济的发展创造了一些条件。光复初期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虽然采取种种措施发展经济,但是也未能有效抑制不断上涨的物价。而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大陆后发现,同时期上海物价的涨幅为台北的将近五十倍。

 

第五集 《正本清源》

 

  1945年11月21日,台湾光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台湾《民报》以头条报道了国民革命军政治部设立国语讲习班,半天之内就有4000多人报名的消息。

 

  除了四处挂牌的国语讲习班,街巷里读《百家姓》、《千字文》的私塾也陆续恢复。懂得简单国语会话的人,一时间成为人们羡慕的对象。各种新旧国语书籍纷纷上市。抗战期间红遍大陆各省的歌曲,也出现在台湾街头。

 

  “六百万人以燃烧一般的气势,开始学习中国语和中文”,台湾作家吴浊流在书中写道:“会中国语和中文的人,主动地当中国语讲习所的义务教师,无酬给民众教授语言”。

 

  1945年9月起,一批又一批的大陆知识分子渡海来台,在台湾全岛掀起了一场轰轰轰烈烈的“国语运动”。

 

  语言学家魏建功应邀来到台湾。他提出从闽南话、客家话等本地方言入手,对照方言与国语的发音,加快推广国语。

 

  著名学者许寿裳也应邀出任台湾省编译馆馆长,出任馆长。陈仪希望编译馆可以成为战后台湾中华文化重建的典范。

 

  1946年10月,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发出一份公告,命令从即日起撤除所有新闻报纸杂志之日文版。几乎在同时,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下令中小学禁止使用日语。五十一年来,第一次把日语逐出了教室。

 

第六集《共祖中华》

 

  2006年9月12日,陕西黄帝陵,88岁的林宪从台湾来到这里,祭拜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这一次,他将完成60年前未了的心愿。

 

  1946年9月12日,林宪参加的台湾光复致敬团祭拜黄帝陵一行来到陕西耀县后,却因风雨阻隔,只能在耀县县城遥祭,他们焚香致敬,告慰祖先:“台湾六百五十万同胞,脱离日寇统治,重归祖国版图”。

 

  1946年,台湾光复致敬团树立了一个致敬中华文化的典范。由此至今,每年的10月25日,是台湾岛内的“台湾光复节”,各种纪念活动在这一天举行。

 

  如今,即使是在每一个寻常的日子,人们在台北街头,也很容易看到当年台湾回归中国的历史印记,以祖国各省、市、县命名的街巷地名,宛如一张无处不在的大中华地图。

 

  每年,遥祭黄帝陵仪式和祭孔大典,清明节与孔子诞辰日纪念活动都会在台湾如期举行。从2008年开始,两岸一直同时举办祭拜黄帝大典。两岸同胞共同的祖先崇拜与文化认同,从来同根同脉,也必将薪火相传。

 

  诚如当年台湾光复致敬团林献堂所说:“光复后已觉有可爱护的国家、可尽忠的民族,永不愿再见到有破碎的国家、分裂的民族。”

剧照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