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最新活动 > 正文

“追溯与寻找”丨《双兴堂》展映Q&A

时间: 10月17日

地点: 百老汇电影中心

费用: 免费

类型: 影展

主办方: 一亩三分地

已结束

活动简介

\

 

【活动详情】
  大家好,上周末因为交通堵塞造成半个小时的延误,给各位准时到场观众带来不便,也因为时间太晚没能够重映《三十二》,再次向各位致歉。我们会在之后的时间补上这部纪录片的重映。 

  本周,一部关于澡堂子的纪录片《双兴堂》参加我们的主题展映。或许有些朋友看过一部姜武主演的电影《洗澡》,嗯,我们这部纪录片就是拍摄电影所用的场地双兴堂现实中的最后的结局。届时,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刘龙会来到现场,和我们分享他为什么拍摄又是怎么拍摄这部纪录片的。 
同时,我们还将重映白志强导演的纪录片《边走边唱》。 


时间:10月17日 周六 18:00-21:30
地点:北京 东城区 东直门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二层图书馆
费用:免费
类型:电影-主题放映
主办方:一亩三分地


【影片简介】
  ★《双兴堂》 
  导演:刘龙 
  片长:84分钟 
  故事梗概:北京丰台区南苑乡有一处百年的老澡堂子—双兴堂,是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浴池,也是电影《洗澡》的拍摄地。百年历史的南苑乡即将被拆除改造,南苑十几万人口开始了“移民”;在双兴堂中一直有一个孤独的老人老熊在打理澡堂的经营,与澡友们上演着有趣而又感人的故事,澡友们每个人走在诉说着自己的历史和故事。拆迁前,老熊的儿子从老家赶到首都看望六年未见面的父亲,与父亲一起筹备拆迁前的联谊晚会。和电影《洗澡》一样,双兴堂也正在上演着现实版的“洗澡”。 

  导演手记老澡堂澡友采访式的群像和表演来建构对老澡堂的变迁以及丰台南苑的变迁。本纪录片呈现的是一个刚刚变化结束的中国。就好像南苑这个地方一样,旧的城区已经拆掉了,旧的生活已经没有了,新的生活还在建立之中,一些该放弃的要放弃,一些该拿起来的要拿起来。每个人都应该通过自己的选择给自己一个尊严。 
  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到的人——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也是最老的澡堂):双兴堂。
  双兴堂是一部中国的澡堂子史,也是一部中国社会变迁的发展史。在当代的城市中,越来越多的老文化渐渐消亡,北京彷佛变成了一座文化沙漠。在这座老澡堂里,有一群坚持守护在这里的老澡友,这里是他们的精神家园,他们在老澡堂里过节,同欢笑同哭泣。老澡堂即“找寻”的主题,都有主人公在自己的混沌世界里对于真挚心灵的找寻和拷问。 
   在这里,弥漫着浓浓的城市中所缺少的“人情味。”在这种“摆不上台面的市井文化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在城市发展的同时,越来越多的老人被“社会抛弃,”他们在北京最老的澡堂双兴堂找到了“归宿。 
  北京最老的澡堂:双兴堂的“价值”与变迁,双兴堂里的“市井小市民文化”在当代都市中所起的意义。以及南苑的变迁在北京人心中所起的意义。 
  南苑这个地方是北京最后一块未开发的地方,实际上从建国后这里就没有变化过,居民基本上过着比较原始的生活。我想通过老澡堂的变迁以及里边人的故事来展现变迁这个主题。南苑一共有几十万居民,一下子从一个住了三十年的地方搬到一个新的环境里,这里是一个刚刚变化结束的中国。就好像南苑这个地方一样,旧的城区已经拆掉了,旧的生活已经没有了,新的生活还在建立之中,一些该放弃的要放弃,一些该拿起来的要拿起来。每个人都应该通过自己的选择给自己一个尊严。而老澡堂恰巧是南苑的一个代表。 


  《边走边唱》 
  导演: 白志强 
  语言: 中国陕北方言 
  上映日期: 2014-10-20 
  片长: 85分钟 
  又名: 说书盲艺人 / The Blind Storytellers 
  影片历时两年,真实记录了说书盲艺人李守旺的生活,反映了盲人说书队的困境,讲述了说书队队长李守旺任劳任怨平凡而伟大的父爱,展现了他人性的光辉。 
  李守旺(老李)是盲人说书队的队长,4岁时失明,从此他便失去了做一个普通农民的机会,人常说“关掉一扇门,便会打开一扇窗”,19岁时李守旺学会了说书,便以此为生讨了条活路,这一晃便是50年。他40多岁时娶了个精神失常的妻子,生下一儿一女,女儿遗传了母亲的病,嫁了个患有肺结核的女婿。儿子也因家境贫寒到西安三原县做了上门女婿,并且做生意还赔了钱。儿女的不幸遭遇成了70多岁的老李的心头病,老李每年挣到的钱几乎都给子女补贴了生活。 
  但随着城镇化的进程不断推进,陕北农村有九成人口外出打工,昔日喜闻乐见的说书队现在几乎丧失了观众。于是说书队与村队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很多时候因为钱额的差异和村队长吵得脸红脖子粗,这使得老李非常尴尬,于是对远在他乡的儿子的思念就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寄托,盲人说书队每天走村串户需行走20多里山路,非常辛苦,老李累的时候便把儿子照片悄悄拿出来摸摸……当他得知过年时儿子将带儿媳、孙女一起回家过年时,他高兴极了,打扫了窑洞、糊了新窗、换了窗帘、买回了电视机和卫星接收器,为的就是让他们回家多呆几天。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声叹息。 

  ※特别鸣谢:刘龙导演和白志强导演提供影片参加展映 

 

活动相册

/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