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良友剧场 > 正文

一念之间·大乐无界|在“出入”间,寻一颗自在乐心

责任编辑:张凯茵 发布时间:2015-07-07 10:22:37
  如果“界”是一种划分,在西方人的眼中,“界”所意味的是“有限制”与“没有限制”两种带有绝对性的选择,但在东方文化中,“界”指的是一种“出入”。这两种对宇宙生命的不同诠释,顺次产生了东西文化对于“自在”和“自由”两种存在状态的认知。

  对于乐者,乐音使我们与万物共生共振产生了直接关联,而“界”则更可能是我们认识和发掘外在世界的一面窗口。当传统的思维惯性成为我们思考的盲点,“界”的存在也正是一面让我们反观自身的镜子。

  而在这个微雨欲至,清荷翻动的仲夏之夜,一期一会的良友“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再度以乐会友。在“大乐无界”的哲思命题中,音乐家们以乐音的清凉,划开雷雨前让人窒息的沉闷。不论是清宁幽深的禅院箫笛,还是借空中冷月、水中寒鸦怡情抒怀的古调小曲,亦或是青年艺术家带有现代意味的当代诠释,都是古往今来,处在不同时空和生命阶段的人们对于生命圆融的思考。

 

罗永晖:在“界”中找回迷失的心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剧场艺术总监 罗永晖

 

  “最好的音乐会总在下一场。”对艺术总监罗永晖来说,“一念之间”的小剧场存在无数的可能。除了承载更多的音乐种类、音乐艺术形态,以及越来越多的新生代演奏者、创作者,更希望在不断膨胀的社会中,通过用剧场的空间和距离营造的“结界”,用纯净的音乐让无法自处的生命重新找回迷失的内心。这亦是“一念之间”心灵音乐剧场举办的初衷。

 

邵青:“界”的存在是为了突破


  在“大乐无界”的现场,国家交响乐团的青年演奏家张博带着他心爱的大提琴首次加入“一念之间”的大家庭,并演奏了由青年作曲家邵青创作的一首非常带有中国韵味的大提琴作品--《赋》,打破了观众对于“一念之间”一直延续的“传统中乐”的思维惯性。

 

青年作曲家邵青与大提琴演奏家张博


  “曲名中的‘赋’并不是诗词歌赋的‘赋’,而是一种源起于巴洛克时期的复合音乐体裁。”十年前创作《赋》的时候,邵青还是一名大学三年级的学生。西式的音乐学院教学体系碰撞传统的中国式思维,让当时在学校潜心学习音乐创作的邵青顿生困惑和迷茫,也在这时候,她遇见了“禅”。
  “当时看到的是唯倍禅师的一句话:‘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有了入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而今得了休歇处,如前般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了。’道家精神中描述的人在不同生命阶段对于事物的探寻,最终得到人生真谛的过程,让我联想到‘复合’这种让同一个主题在不同的声部之间的重复、变化的音乐体裁,也让我萌生了尝试用西方的音乐形式表达中国传统哲学思维的想法。这时候,乐器及乐器所发出的声音不再只是代表某种文化的象征体,而是一种抽象的、具有普世价值的音乐符号。”

 

张帆:“界”是在是与不是之间,求其趣味

 

笛箫演奏家张帆


  相比于强调节奏与恢弘气势的西方音乐,东方的音乐表达是内秀的、低调的、隐喻的。音断气不断,气断音不断的留白,产生了东方音乐迷人的“韵”。
  洞箫演奏家张帆吹奏的《禅院印象》是一首非常考验演奏者对“气韵”的运用和把握的作品,更能让人从中窥探中国传统艺术在是与不是之间,求其趣味的美学。“除了复杂的技巧,这首作品更需要一种厚度,这种厚度在气与气的衔接和联系中,在于演奏者如何处理音符与音符之间的关系。从复杂的技巧中脱离,回归音乐本身,我们才能充分理解在禅院清幽、宁静的环境中,作曲家真实的内心感受。”

 

王梓静:“出入”的自在是一种荷担之后的放下


  艺术表达的最高境界,来自演奏者的内在修养和积淀,也来自心灵。从手到气,从气到心的修炼,需要跨度十年、二十年,乃至乐者一生的时光。而这种类似苦行的阶段,以及对音乐境界的表达穷极一生、锲而不舍的追寻,对于著名琵琶演奏家王梓静来说,是她的四十余年的琵琶人生中所经历的最愉悦的时光。

 

著名琵琶演奏家王梓静


  八岁开始学琴,从每天的三四小时,到后来的八九个小时,对于弹奏技术无止境的追求曾经是王梓静工作和生活的重心,却也让她遇上了音乐路上的第一个瓶颈。

  “在技术层面我苦苦追寻了二十年,但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技术已经不用再通过日夜苦练去提升。”除了技术,此时的王梓静试图在音乐之外寻求更多的东西。她开始大量阅读,开始修炼心性,用学问不断充实自己,甚至为了揣摩演奏中所需要的“宁静心”,到寺院去修行,在佛法中感受生命的禅意。“练习手头上的功夫我花了二十年,后来我选择放下琵琶,让音乐走入内心,又花了二十年,而且还要继续走下去。不过也多亏后面的二十年,那些没有虚度的光阴,让我寻找我生命中真正想要的东西。”

  自由提供的是选择,而自在的境界是在荷担一切的同时,也能把一切放下。2013年的4月8日,距离进入香港中乐团整整二十五个年头,王梓静毅然辞去了香港中乐团琵琶首席的职务,带着她的琵琶,以另一种面貌,开启了自己的琵琶人生。

 


  在最后一首即兴曲中,当《春江花月夜》的典雅意境和《阳关三叠》的呜咽箫声,邂逅巴赫无伴奏曲充满哲理的即兴叙述,我们才惊觉,“界”若有似无的存在,竟然是如此的美妙。

  回到“见山是山”的问题上,普通人、求道者和禅家看到的都是山,尽管境界截然不同,但亦是身处不同阶段的人们,根据此情此景,所理解的对于“界”的定义,也会顺应享有每个阶段所独有的喜悦。

  在不断自觉与觉他的过程中,人们经历世间的行走和羁绊之后,重新回归朴素本真。当我们发现个体生命与不生不灭的宇宙之间的浑然一体,才能真正明白禅所描述的“出入”智慧。此时,“界”的有无或许也就不再重要了。

 

 

------------------------------------

 

 

一念之间·良友心灵音乐剧场
登陆“一念之间”音乐剧场专区,观看往期内容!

 

  有这样的一个夜晚,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因为音乐齐聚一堂,像一场庄严静穆的仪式,也像友人之间亲密隐私的小聚。剧场屏蔽一切纷扰嘈杂,在动人心弦的乐章中找回聆听彼此的纯粹喜悦。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大乐无界”现场

 

往期内容精彩回顾

 

  良友文化纪录团队全程记录“一念之间”心灵音乐会台前幕后的精彩瞬间,随时为您更新音乐会的最新消息!

 

 

大家访谈,解读音乐剧场文化

 

  什么是心灵音乐,剧场与音乐之间有哪些可能性?十七位剧场艺术家现身说法,为您解读“一念之间”音乐剧场文化。

 

 

名家荟萃

 

  一念之间良友音乐剧场汇集两岸三地优秀的音乐家和艺术家。在静心、禅定的剧场空间中,不同的艺术形式彼此交融,沟通碰撞出绚烂多彩的火花。

 

 

良友音乐剧场

 

  1926年,全世界第一本综合性画报,《良友》画报诞生于中国上海。2013年,良友文化基金会在北京开设良友音乐剧场文化空间。通过剧场的现代传播形 式,融合多媒体空间的延伸平台,营造一个融入性极强的独立艺术空间。强调以“不插电”、“近距离”的演出方式,为公众开启一扇走入音乐与心灵的大门,切身感受千百年来中华音乐的智慧和修行。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