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良友剧场 > 正文

一念之间 · 闻心 | 人生,直让人失了疯地爱着

责任编辑:张凯茵 发布时间:2015-07-07 10:13:47
  现代人如何才能在工业化的裹挟下体味“自然”二字?这问题的回复,怕将永远陷入到一滩困局里去。随着水泥高墙的建立,手边现代设备的齐全,人与自己的心却自觉地淡漠与疏离开去,爱憎喜怒都变得浓烈与极端起来。

  由此,愈发让人羡慕起古时候那种随季候舒展的生命,那种与人世间草木鱼虫相互依赖与眷恋的人生。
  那些不需要掺杂任何浓烈的气味,依凭寡淡的调子就能过好日子的古人,会不会是这人间世里最为接近自己那颗心的人呢?

 


  秋日渐凉,枝叶寥落。一期一会的良友“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以“闻心”为题,以“无常”为引,教人将自己这颗心从那绳墨之中解纵而出,从那利欲熏染的现实之道中脱身开去,从这周遭喧闹嘈杂的噪声之间无声遁走。依凭调和而无抵触的态势来应对万物,自自然然就是一股生意。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剧场艺术总监 罗永晖

 

用执著与赤诚去紧抓生命

 

  《幽兰逢春》恰如一朵开在幽静深谷,终日不得日光的兰花,逢见春日一般充满了盎然的生意。蒋宁老师的这曲子,讲的是生的浓重色彩吧。因携着强烈的爱与憎,故这乐曲里的腾挪起伏也分外地跌宕颤心。
  但笛音的醇厚悠长没有夺人的气势,没有雄辩的力量,也没有轩昂的气势。蒋宁老师绵长悠扬的气息,也在癫狂之中衬入了一份定力,以至于搭建起的景致从心坎中浩浩汤汤地流出,却不漫堤,真乃人生好享受。
  若问《幽兰逢春》究竟让人望见何物?我也道将不出,诸位各自有解。只是,我总也觉得这曲子里浮动出的是一股朴素的生意,暗伏着的是汹涌的希望。那是一种深深抓住生命的执著与热忱,做人万万缺少不得的物什。

 

笛箫演奏家蒋宁

 

人生直让人失了疯地爱着

 

  人之于自然万物毫无话语权,二者不可相持相峙,以至于人面对人世时有诸多的无力。生命的喜悦与凋败,有时是我们无法转头与噤声的,大到人的生死,小到花朵的凋谢。人生的真相就是如此的不可控,却让人失了疯地爱着。
  《落花无言》冲破了音乐所有的形式与框架,未曾寄托乐人任何的情感,只是随着曲调自己本身来生息,王梓静老师为《落花无言》的一席开场,是在解释人世间的“无常”二字,也是在解释文人儒士的“出世”之法。
  叶子要落下便落下吧,花朵要凋谢就凋谢吧。世间万物皆要按着它本来的面目而存在,依照着它固有的规律来变化,不需求任何外在的条件和力量来把持,且去顺应自然的生命吧,人生珍贵处正在“顺化”与“养真”。


著名琵琶演奏家王梓静

 

切莫让自己的心死如枯槁

 

  梓静老师作为一位乐者,在技术层面苦苦追寻了二十年,成为了一位弹琵琶的人,在二十七岁这一年她决心要成为一位懂得琵琶的人,因为她要弹去身上的“匠气”与“习气”,之前是用手指来感受音乐,如今要用心来感受音乐。人可不为乐人,不可无乐心;人可不为诗人,不可无诗心。这不但关乎艺术修养,文学修养,也关乎人修养。现世确实疲乏聒噪,但即便逼迫种种,也切莫让自己的心死如枯槁。

 

 

------------------------------------

 

 

一念之间·良友心灵音乐剧场
登陆“一念之间”音乐剧场专区,观看往期内容!

 

  有这样的一个夜晚,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因为音乐齐聚一堂,像一场庄严静穆的仪式,也像友人之间亲密隐私的小聚。剧场屏蔽一切纷扰嘈杂,在动人心弦的乐章中找回聆听彼此的纯粹喜悦。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大乐无界”现场

 

往期内容精彩回顾

 

  良友文化纪录团队全程记录“一念之间”心灵音乐会台前幕后的精彩瞬间,随时为您更新音乐会的最新消息!

 

 

大家访谈,解读音乐剧场文化

 

  什么是心灵音乐,剧场与音乐之间有哪些可能性?十七位剧场艺术家现身说法,为您解读“一念之间”音乐剧场文化。

 

 

名家荟萃

 

  一念之间良友音乐剧场汇集两岸三地最优秀的音乐家和艺术家。在静心、禅定的剧场空间中,不同的艺术形式彼此交融,沟通碰撞出绚烂多彩的火花。

 

 

良友音乐剧场

 

  1926年,全世界第一本综合性画报,《良友》画报诞生于中国上海。2013年,良友文化基金会在北京开设良友音乐剧场文化空间。通过剧场的现代传播形 式,融合多媒体空间的延伸平台,营造一个融入性极强的独立艺术空间。强调以“不插电”、“近距离”的演出方式,为公众开启一扇走入音乐与心灵的大门,切身感受千百年来中华音乐的智慧和修行。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