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良友剧场 > 正文

一念之间 · 水月鸣沙 | 为人在世,原是镜花水月

责任编辑:张凯茵 发布时间:2015-07-07 10:01:25
  人世间里的物什都难逃“成、住、坏、空”四种状态,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在无常支配着的这个世间,人有生老病死、物有生住异灭、世界有成住坏空。

  宇宙之中的无常之道,限制着你我凡人,无法挣脱与逃离。为人在世,恰如镜中花与水中月一般,浸满着难于捉摸的变数。应对这尘世的无常之道,怕是要依凭精神的逃遁吧。
  在朔北烈风阵阵的冬日里,人反而更易平静下来。
  2014年12月17日,一期一会的良友“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进入年终场。在“水月鸣沙”这一哲思命题之下,音乐家们再度以乐音来舒缓人们平日里的疲惫,暂且逃遁开尘世的杂物。
  不论是籍对敦煌石窟中的飞神,而写成的静态深远的古调小曲;还是敲击后可激发人体能量流动,疗愈人身心状态的颂钵之音;亦或是青年艺术家带有现代意味的当代诠释,都让人自沉重中抽离开来,还你我一身轻盈。

 

 

“一念之间”系列心灵音乐会

  
  2013年6月,香港著名作曲家罗永晖先生与良友心灵音乐剧场合力打造“一念之间”系列心灵音乐会。
  融入文化意境的典雅主题,充满巧思的曲目编排,利用特殊的剧场空间,罗永晖先生希望能通过剧场和灯光的凝聚,让人心与音乐对话,与心灵对话,让心灵在相对独立的空间中得以释放。
  即兴音乐合奏是“一念之间”心灵音乐会的一大特色,也是对中国当下即兴演奏方式的大胆突破。
  音乐家对所处当下的所思所感,透过乐器的演绎,直接转化为音乐上的呼应与融合,实际上是音乐带给乐者和听众心灵上的接纳和震颤。大胆新颖的即兴合奏,极大程度上丰富了音乐的表现能力,也让音乐家们独有的演奏个性和理念上的差异得以充分展现。
  音乐犹如一面镜子,让生活在浮躁都市中的人们观照自我,走入内心。在时间与空间凝聚的时刻,感受心灵世界的纯净,这是“一念之间”最希望带给观众的音乐体验。

 


  很多音乐家只注重于音符,却忘却了自己本身本然的存在。如何关注身体,关注心灵,是每一个进入良友剧场的音乐家都要上的一堂课。
  心灵的第一步是住自己的身体,这需要一种自觉。很多人都看不到自己的身体,连自己怎么走路都不知道,怎么还能谈到心灵。缓慢而平静的步伐传递着“定”的能量,让观众在不知不觉中随着场中的乐者进入禅静的世界。
  心灵,是一念之间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形成了我们这种与众不同的音乐表达方式。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走入心灵,有了心灵才会有心灵的音乐。古人言琴外之音,这就是琴外之音非常重要的环节。

 

 

罗永晖:细细流淌与深入内心的交流


  “零距离”的演奏感受,是良友音乐剧场的一大特色。无论对演奏家还是听众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验。
  在音乐厅里,我们只要上台把音乐完成就可以了,至于台下的观众发出什么声音,做什么事情一般不会影响到我们。但在这么近距离的环境中,我们的每一个呼吸,每滴汗水,观众都可以感受到。这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没有经历过的。
  “一念之间”的美在于那种细细流淌、深入人内心的音乐体验。
  观众是要培养的。在良友的剧场中,所有观众没有发出一点杂音。而在观众的包围中,忘我的空间当中,用音乐完成一个特别美妙的一个时刻。对演奏者的演绎还是心灵都是很大的一个提高。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剧场艺术总监 罗永晖

 

曾文通:疗愈身心与平和六脉的音频

  
  “一念之间”作为心灵剧场,每一场音乐集会都变幻着各样的音乐种类以及艺术形式,但不论每一场的形式怎样腾挪转换,起初衷始终是恒定不变的。“一念之间”的心,在于让人暂且从缭乱的生活姿态中走出,回归安宁。
  西藏颂钵是一种古老的乐器,有着古老而悠久的历史。敲击颂钵所发出的低音频能激发人体的能量流动,对应不同的脉轮,对人的身心状态起到疗愈的效果,也因此被称为“音乐的药”。由此,起首时心灵的引药,为得平服焦躁,牵引人走向宁静。

 

颂钵演奏家曾文通

 

张博:西洋乐器与东方禅意的碰撞

  
  曲名中的‘赋’并不是诗词歌赋的‘赋’,而是一种源起于巴洛克时期的复合音乐体裁。西方的音乐表达形式,未尝不可表达中国传统哲学思维。
  乐器与乐器所发出的声音,不仅仅只是代表某种文化的象征体,也是一种抽象的、具有普世价值的音乐符号。自西洋乐器中体味出东方的禅意,又有何未尝不可呢,关键在于听者的心。

 

大提琴演奏家张博

 

张帆:脱离技巧与回归生命的乐人


  置身大漠,黄沙莽莽,无边无际。昂首看天,天空没有一丝云影。不见草木,断绝行旅。极目远眺,但见天尽头有一缕孤烟在升腾。
  孤烟在洞箫里作何谓?唯有“气韵”二字来呈现。音断气不断,气断音不断的留白,产生了东方音乐最迷人的“韵”。气韵,需要的是一种厚度,这种厚度在气与气的衔接和联系中,在于演奏者如何处理音符与音符之间的关系。如何从复杂的技巧中脱离,回归到音乐本身,将是乐人一生的命题。

 

笛箫演奏家张帆

 

王磊:触摸本源与脚沾泥土的乡愁


  笙,悠扬而余韵无穷,似乎是人最原始的呼吸,与人的情感起伏颇为契合。寄居在钢铁盒子里久了的现代人,触摸不到自己的本源了,为何?因为脚上没有沾上泥土。失了乡土的人,就如同失了魂魄一般。
  到了某一阶段,人总要失去些颜色,去掉些巧令,以回归到生养自己的本乡之处去。故乡,总归有给养内心的物什,虽然讲不清也道不明。但无妨,心灵总有归根的一日。

 

笙演奏家王磊与笛箫演奏家张帆

 

王梓静:空凌道虚与翩然回翔的解脱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飞行。唐代飞天的飞动之美有着各种各样丰富的动势,在升腾和俯冲的姿式上,她们有如飞鸟从高空俯冲直下,有如斜掠疾扫,翩然回翔,动作虽然惊险,却绝不会给人以即将坠落的感觉。
  飞天,可视为人精神解脱的象征。一曲琵琶小调,藉由对飞天美感的想像,写成了动态飞扬的段落,融汇成空灵寂灭的静态音响。

 

著名琵琶演奏家王梓静

 

------------------------------------

 

 

一念之间·良友心灵音乐剧场
登陆“一念之间”音乐剧场专区,观看往期内容!

 

  有这样的一个夜晚,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因为音乐齐聚一堂,像一场庄严静穆的仪式,也像友人之间亲密隐私的小聚。剧场屏蔽一切纷扰嘈杂,在动人心弦的乐章中找回聆听彼此的纯粹喜悦。

 

一念之间心灵音乐雅集“大乐无界”现场

 

往期内容精彩回顾

 

  良友文化纪录团队全程记录“一念之间”心灵音乐会台前幕后的精彩瞬间,随时为您更新音乐会的最新消息!

 

 

大家访谈,解读音乐剧场文化

 

  什么是心灵音乐,剧场与音乐之间有哪些可能性?十七位剧场艺术家现身说法,为您解读“一念之间”音乐剧场文化。

 

 

名家荟萃

 

  一念之间良友音乐剧场汇集两岸三地最优秀的音乐家和艺术家。在静心、禅定的剧场空间中,不同的艺术形式彼此交融,沟通碰撞出绚烂多彩的火花。

 

 

良友音乐剧场

 

  1926年,全世界第一本综合性画报,《良友》画报诞生于中国上海。2013年,良友文化基金会在北京开设良友音乐剧场文化空间。通过剧场的现代传播形 式,融合多媒体空间的延伸平台,营造一个融入性极强的独立艺术空间。强调以“不插电”、“近距离”的演出方式,为公众开启一扇走入音乐与心灵的大门,切身感受千百年来中华音乐的智慧和修行。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