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公益大讲堂 > 正文

薄松年:古代画家中的那些“爱马士”

责任编辑:liuyue 发布时间:2015-10-29 16:26:14 来源:良友书院
       马在中国文人眼中,总都像一道风景。诗人把它写在秋思的古道边,望落日枯肠寸断;伴踢跶马蹄声,看尽春风得意长安花;夜阑卧听,连同风雨冰河一同入梦。武士爱它,长途跋涉,驰骋沙场,精干利落的身躯里,有着与御马者不渝之志遥相呼应的气场,成为肝胆相照的忠诚战友。它乖巧温驯,一身正气。与众不同的气质,让历代名画家不惜挥洒笔墨,为它一展襟怀。
\
  唐|韩干《猿马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韩干:马即我良师
  善于画马,必先爱马。唐朝名画家韩干笔下的马匹,似乎被画笔赋上神韵。曾为酒保的韩干,当年受王维赏识资助,学画十余年。入宫供职后,常到马厩里去观察马的习性,尝试感受马的性格特征,连极其细微的动作规律都不放过,每一匹马的特点都被他记录在案。有时痴醉于观察,几个时辰晃眼就过,于是干脆搬到马厩里与饲养人同吃同住。在外人看来,这厮顶是神经失常,偏执过度。但所有怀疑议论的声音,都在画作面世后戛然而止。马的姿态万千,在他的画卷上活灵活现。唐玄宗发现,韩干画的马,甚至比他的老师陈闳更胜一筹,不禁问起箇中缘故。韩干回:“臣,本来就有很好的老师。陛下马厩里的上等好马,都是我的良师。”
\
  唐|韩干《照夜白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照夜白图》是韩干于天宝年间创作的一幅传世之作。画中的胡种马“照夜白”由唐玄宗亲自命名。画作里,“照夜白”被拴在御厩中。造型简练,笔墨不多。但马的外形、神态却被准确地刻画出来。“照夜白”挺着肥壮矫健的身躯昂首嘶叫,缰绳马桩,拴不住骁腾万里的气概。双目圆睁,鬃毛竖起,奋蹄而起,欲脱束缚,充满不羁的动感。造型虽内收,但张力十足,画面表达酣畅淋漓。
\
  唐|韩干《牧马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世传韩干凡作马,必考时日,面方位,然后定形骨毛色。”《牧马图》原为《名绘集珍》册中之一帧,左有宋徽宗赵佶的“韩干真迹,丁亥御笔”题字。
  曹霸:一洗万古凡马空
  韩干画马的造诣受世人景仰,诗人杜甫亦称,“韩干画马,毫端有神。”不过一旦将他与曹霸相比,子美则云:“弟子韩干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干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
  曹霸,魏武王曹操的后人。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族,不慕荣华富贵,潜心研究书画艺术,以画马著称,韩干称其“以马为妻”。在他笔下的马,神采奕奕,笔墨沉着。《九马图》、《赢马图》成千古佳话。后人一致认为,曹霸是中国画马的奠基人,开山宗师。惜晚年陷政乱,被削职免官,流亡西南。后来杜甫几经寻访,终于与之相见,为曹霸创作《丹青赠引曹将军霸》及《观曹将军画马图》二诗,表达对其际遇的同情。由于曹霸画作均己亡佚,其画马的精妙笔法,唯有透过杜甫诗作一窥其貌。
  赵孟頫:满纸萧萧朔风起
\
  元|赵孟頫《秋郊饮马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秋郊平原水泽,一红衣奚官驱策骝马,近处双马似嘶如闹,远处双马追逐腾跃,余者皆入泽饮水。人物马匹形态生动。岸上林木稀疏,树叶错落。全画浑厚,设色浓丽,意趣浓浓。画上自题:“秋郊饮马图,皇庆元年十一月子昂。”元代画家赵孟頫画马,袭唐人之柔软细腻,如上图的《秋郊饮马图》,还有《浴马图》,动静结合,色彩沉厚。唐韵十足之余,亦不失宋人的清雅利落,如《调良图》、《人马图》。
\
  元|赵孟頫《调良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蒙古人在马上得天下,因此时人尤其爱马,画马的画家为数众多,不输汉唐。赵孟頫是其中最负盛名的画家,他善于在马粗犷的身躯中,灌注灵性,粗放率真之余,又不失文人精神。《调良图》中所画的一匹马和一个牵马的人,原本都是静止的,忽而袭来的大风,吹动了马的鬃毛,牵马人举起右手衣袖遮住颜面,富有动感的一刻被赵孟頫描绘得丝丝入扣。画上款署“子昂”,下钤“赵氏子昂”印一方。
  郎世宁:掀中西合壁画马风
  清朝,热爱中国文化的意大利人郎世宁以艺术家的名义,被康熙皇帝召入宫中。让生动现实,明暗交织的欧洲油画技艺在中国宫廷盛极一时。郎世宁善于画马,《百骏图》是他一生中百余幅马画作中的杰作。
\
  清|郎世宁 《百骏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骏马百匹,放牧游息。郎世宁在《百骏图》上运用了西洋画法中前重后轻、前实后虚、前大后小等写景方法,使画面产生空旷深远的景界,注重细节。草木、山水、人物等细节写实精致。画卷色彩浓烈,构图繁复,形象逼真。画中的马匹、人物、树木、土坡依循了西洋画严谨科学的光照原理,体现出物体的肌理感、立体感,注意透视,使画面结构更合理。而松针、树皮、草叶等则用墨线勾勒,延用中国画传统技法,皴擦石块土坡,渲染马匹。这种中西合璧的绘画风格对后来中国画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