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公益大讲堂 > 正文

刘克雄先生讲汉字:汉字之趣——你所不知道的汉字

责任编辑:liuyue 发布时间:2015-10-29 11:45:15 来源:良友书院
\
       四大文明古国所创造的文字,除了汉字以外都早已相继消亡在历史长河中。汉字是迄今为止连续使用时间最长的主要文字,也是上古时期各大文字体系中唯一传承至今“活下来”的文字,是人类发展史上的文化奇迹。在中国历代,每个孩童在接受教育之初,首先便要用几年的时间去识记、书写上千的汉字。可以说汉字维系着千年来中华民族文化的血脉,雕刻着中华儿女的性格,影响着整个民族看待世界、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
  每个汉字都是一幅写意的画卷,每个汉字都封印着一个中华魂。
  2014年4月20日,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声韵学第四代传人刘克雄教授在“良友书院”的盛情邀请下,作了一场题为《汉字之趣——你不知道的汉字》的精彩公益讲座,引领在场的每一位朋友同汉字进行了一次美丽的约会。
      
初文:汉字之源
  刘克雄先生,字礼庭,号铁芦,1938年生于福建永春,是当代集儒、释、道三家智慧于一身的饱学之士。声韵之学传自章太炎先生,是太党声韵学第四代传人,师承国学名家林尹教授,凡声韵、训诂、文字学等无不精通透彻,着有《先秦诸子引诗考》、《广韵韵类考证》等。
  在晨辉与清扬的钵声交织下,克雄先生的讲座开始了。他说:“虽然文字发展至今看似涣散到十几万字,令人望而生畏,但实质上文字的创造绝非一人一时一地,而是经历漫长的累积过程,从文字创作之初到如今演变成十几万字,是有其原则和方法的。”,先生要我们面对如此繁多的汉字时不必畏惧,章太炎先生提出由象形和指事创造的汉字不到500个“初文”,其他的字基本都是由象形和指事字组合而成的。我们只要掌握了造字法的精髓和规律,把握最初用象形、指事创造出来的“初文”,那么认识这十几万字就有规律可循,很容易掌握和了解了。
\
  六书:探寻汉字造字法中的独特内涵
  先生指出,《说文解字》把汉字的造字方法分成六种,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和假借。但后两种实际上是运用文字的方法,前四种才是创造文字的方法,称为“四书”。其中象形是指用线条把物象轮廓勾画出来,例如“日、月、鸟、马”等;指事是指用抽象符号创造出来的文字,比如“上、下”等;会意是用象形和指事文字拼合而成的字,汇合两字之意组成新意。会意造字法冲破了象形、指事的局限,扩大了造字的范围。比如“武”意为“止戈为武”,真正的勇武不是你有力量去威吓他人,而是为了和平去平息争斗;又如“信”,“人言为信”,即人说话要讲信用。
  形声是指字的一边代表字形、属性,另一边代表字音。形声的出现改变了汉字的发展道路,使得汉字表意的性质不变,走上了形声化的道路。形声化使汉字的系统性大大增强。
  黄侃先生在研究《说文解字》时总结出21条条例,克雄先生向我们强调其中一条:“凡形声者,除以声命名者外,声多兼义”。例如,凡从“勾”得声的字都有“弯曲”的意思,比如“钩、枸、笱、狗”等。但“狗”是特例,属于“以声命名”。
  综观汉字造字法,象形意味着文明的起源,反映出意识的自觉性,从象形到指事,具象描摹转向抽象的概括,又是一次意识的超越。无不体现出先人的智慧和进步,汉字的衍生过程诚如一部庄重的史诗。
\
  汉字不可臆说
  先生讲课妙语连珠,谈吐幽默风趣。在讲解形声字时先生提到了北宋王安石与苏东坡两位文豪之间的一件轶事:
  有一天王安石对苏东坡说:“你这个坡字,乃土之皮也。”苏东坡听罢,不禁失笑,说:“如此,‘滑’岂不为水之骨乎?”王安石哑口无言。苏东坡仍旧不饶过王安石,继而说道:“‘鸠’字从九从鸟,公可知道是何根据?”王安石表示不知道,苏东坡解释说:“《诗经》上说‘鸬鸠在桑,其子七兮’,有七只小鸟,加上他们的父母,正好是九只。”王安石一听感觉说得很有道理,过一会儿才察觉这是苏东坡拿自己开了个玩笑。
  先生说,王安石这种解字法适用于部分汉字,即用“指事、会意”这两种造字法造出来的汉字,但用来解释其他的汉字难免产生笑话。故而对汉字的解读不能掺杂个人的幻想和臆断,要认真严肃地去学习探究。
\
  领略汉字的艺术美
  刘克雄先生指出文字是文化的载体,是认识古圣先贤宝贵文化遗产的宝贵钥匙。正确认识文字是解读经典的根本,同时汉字亦是中华文化、艺术、哲学的浓缩,需要我们用心感悟。
  “双桨迎来朝露白,一竿钓起夕阳红。”这幅对联是克雄先生游玩于漓江山水时所作,也是老先生第一次拿来与人分享,用来讲解汉字的艺术美。其用词对仗工整,手法独特,清新而不失雅致,所表意象韵味悠远、耐人寻味,让人领略到文字的一番悠韵。
  我们通过诗歌、对联、辞赋等各种文字艺术的表现形式中可以窥探到中华文化所特有的内敛含蓄之美,这种特质亦体现在汉字的演变过程。
  甲骨文可以看成是汉字的早期形式,它兼具“象形”与“表意”,在对对象的模拟写实外,加上了抽象的情感与意义的表达,因此使汉字的在象形的本质上区别于绘画。汉字从最早的甲骨文,金文到小篆,汉隶,再变为草,行,真,最终形成了中国独有的“线”的艺术——书法。
  从甲骨文到书法艺术,汉字渐渐发展成拥有独立性质的审美意识,一笔一划,一提一折,都饱含着生命的张力与劲道。汉字所独有的形态美盈满在那一格方寸间,潜藏着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情趣与理想,这样精巧的建构,自然使汉字脱离一种单纯的记录语言文化的简单符号系统,而是一种封印了中华魂的艺术载体。
  刘克雄老先生先生在最后更正了有些专家对“玉”字谬误的解释。并不断告诫大家“文字不可臆说”,可见其治学严谨之风骨。
  《说文解字》说“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就是说玉具有“仁、义、勇、智、德”五种高尚的品德,古人佩玉是以求自省、修身之寄托。我们今人或许也需要从汉字这口文化之井,掬一捧清泉来保持作为中华儿女所应有的文化自觉与自持。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