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公益大讲堂 > 正文

蔡大礼:翰墨千秋·中国书法入门谈

责任编辑:liuyue 发布时间:2015-10-29 09:52:13 来源:良友书院
       一碰触到书法二字,蔡先生起首便坦言道,此门学问是一宏大的课题,一时之间怕是难于尽言的。想千百年来的岁月,不论是身着长衣宽袖的墨客,是居庙堂之高的官吏,是雅集吟咏时的骚士,还是处于民国之际的账房先生,这一代代的读书人的运笔落墨,撇捺勾划,气力婉转,章法布局,起势落势,伴着中华传统文化的脉络延展,早已生长为一门根基厚实的艺术。
  2014年5月6日,蔡大礼先生来到良友书院,以一场名为《翰墨千秋·中国书法入门谈》的精彩公益讲座,与众良友分享了一笔一划,一勾一折,方寸间运千钧力的巨大乾坤。
\
  蔡大礼先生,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印社副秘书长。自幼喜爱书法绘画,师从中央美术学院武必端、宋步云教授学习书画,从事书法篆刻创作、研究二十余年,出版专集字帖多种,作品曾多次入选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并为中国美术馆等机构收藏。
  魂:过去品质的渐渐逝去
  蔡先生谈及书法时,指出我们身处的是一个所谓的泛书法的时代,虽然现今随处可见各种式样的书写行为,诸如演艺人士的现场题词,权力崇拜下的领导手书,清晨公园中的老人练笔,但这均不能称之为书法作品。泛书法时代,呈现出的是对于高雅艺术的不尊敬与庸俗化。人们对于书法多是了解,而真正懂得的人却很少。理解书法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书法逐渐流于小众。不理解往往延伸出误读与曲解,对书法作品经不起推敲的拼凑包装,使得书法作品看似散播各处,随意可见。可实际上,真正的书法却愈加的脉象微弱,泛书法时代背后潜藏的是过去品质的渐渐逝去。
\
  艺,建基于术上
  流居在法国的华裔学者熊秉明先生曾道一语:“书法得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书法,作为一门可切入延绵几千年文化七寸的学问,需要艰辛的训练与研习才可修的。我们观一位大艺术家简单几笔勾勒之下的墨迹图案,往往是多年的基础训练与学习。“写尽八缸水,砚染涝池黑,博取百家长,始得龙凤飞。”绍兴墨池的艰辛历练,方可成为一代书圣。如此可见,所谓的“一艺之得,当尽毕生之力”并不为过。
  由此为引,蔡先生将“艺术”二字拆解开来分讲,“术”字可解作为习得一门艺术所必须具备的基本技能、基本技巧;而“艺”则解作艺术家所融汇注入于技术之上的情感与精神。正如南朝书家王僧虔的一语点出的“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神采即为艺,形质即为术,二者互为表里,缺一不可。所谓艺术,是一种超级别的技术,是带有技术性的、追求至高精神境界与完美表达状态(即生命状态)的专门技术。
  当代艺术家常直接挪用许多观念,诸如法国画家曾作独立艺术家作品展作“泉”,实际上只是一处男士小便池,这种极强的观念性冲击,并不具备任何技术含量。在蔡先生理解,纯观念化的,不掺杂任何技术基础,不需经过任何专业训练,人人能为的东西,并不能称之为艺术,应排除在艺术之外,当视其为一种伪艺术。
\
  法:规矩与破法
  书法二字拆解后,书指书写,法指规则。书写时需用毛笔,提笔写汉字。而法则是指的方法、技法与规则。蔡先生将书法的定义具体化,指出使用传统工具(毛笔)、按照相关法度要求书写汉字,来表达独特笔墨效果、文化内涵与精神世界的造型艺术即是书法。
  孔子“从心所欲不逾矩”,正应了书法的化境之语。泱泱四万五千个汉字的变化无穷无尽,比划繁复,构造玲珑,而这无穷无尽的变化带来的空间也是无穷无尽。书法家居于法度之上,游刃有余,穿行其间,依凭天赋游走。昔年,书法曾是中国古代人的随身之技,修身之道,立世之基。蔡先生讲道,书法惠泽给中国人最大的财富,在于培养传统文化的基本素养与艺术鉴赏的眼光,从而提升个人的文化修养。
  席间蔡先生多谈及法度之重,忌玄虚不落实地。然,夯实法度之后,欲求破除规矩方为正途。早年间,颜真卿素以笔匀而藏锋,内刚劲而外温润,字的曲折出圆而有力,其风格停留在端正与庄重之间。后至全以真情运笔,任由心性驱使的《祭侄帖》,才豁然通透,突破桎梏,施施然来到书法化境。可见,书法中的最高道义在于“逾矩”,然,破法之前提是知法,否则无法可破。
\
\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