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公益大讲堂 > 正文

林谷芳先生讲《画禅》

责任编辑:liuyue 发布时间:2015-10-28 13:47:57 来源:良友书院
\
引言:
  选择《画禅》这样一个题目,是因为它可以更轻松地谈禅,对禅的做一个全面性浏览。现今这个时代,大家总会自觉不自觉的有着对生命安顿的需要,多多少少接触一点禅,还是有所帮助的。简单地讲,禅是一种生命的减法,而且是彻底的减法。而从佛法来看,禅是佛法的回归运动。世尊在菩提树下得道,其实是一个“人人皆可成佛”最现前最当下的事实。而且这种事实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后来为了弘法的需要,不同的文化阶层就映现出不同的风光。就像世界上其他所有的宗教一样,在不同的地方映现的不同风光,总结起来就成为了像基督教那样的经院哲学。当宗教哲学变得庞然大观时,好处是看起来体系完备,坏处是最初的精神就不见了。我们读基督教的经院哲学知道,中世纪曾经很严肃地讨论过“针尖上可以站多少位天使。”可天使和我们信仰基督没有任何关联-,和我们的生命安顿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当一个东西越走越偏而不觉其偏的时候,我们就要很严肃地讨论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看起来很荒谬,但我们就近来看,世间许多对事物的执着,就和当年讨论“针尖上的天使”的经院哲学家一样。
  作为佛法回归运动,日本僧人释印海写过一本《中日禅宗史》,在提到禅宗在佛法中的归属和定位的时候,他写了一句很感性却很到位的话,他说:“所谓禅,也只不过是为了体现2500年前印度菩提树下那一位老比丘的心而成立的。”佛陀在释印海眼中,是一位老比丘,老和尚,是和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变成的觉者。这位觉者把他觉悟的内涵在世间开示出来,只有回到这个觉者的本心,佛教的解脱之道才不会走歪。当佛教变成庞然系统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回归和反省。
  刚才提到禅是生命的减法。这个减法就是两千五百年,菩提树下,金刚座上的老比丘告诉我们的事情——佛性人人本具。只要回到圆满的自心,照见这个世界却不逐物,就是解脱,就是自在。人人都有这个潜能,所以佛性本具。既然本具,为何会不见,因为心外求法。修行不在为学日益,而在为道日损。唯有彻底的减法,减到无可再减,外界所有的污染都不见的时候,才能彻见本心。这就是所谓“无一物中藏一物,有花有月有楼台。”没有东西之中,却充满了无限。
  学习这种减法有两个难度。第一个难度是惯性太强,因为我们生命一开始就是加法,加法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就像小孩子在抢玩具的时候,绝不是书本上讲的孔融让梨;第二个难度是惯性的内容恰好是分别心,好人坏人、男人女人……因为我们用这个分别心来认识世界,所以对去除分别心有一种恐惧,唯恐变成木人石心无所觉知。现代社会的发展,也是一个把加法做到极致的做法,这虽然是顺着人性的做法,但却是人类烦恼的根源。道家有句话说“顺者成人,逆者成仙”,意思是顺着本能走得再好不过是一个人,逆的时候才会有超越。这个逆不是说违背自然之道,而是对自己处境的观照。我常讲一句话“观照,是出离的开始。”要解脱一个东西对你的羁绊,首先要观照——它和我的关系是什么。
  禅宗和其他宗派最大的不同,是不再寻找生命最终的答案,而是告诉你生命中有多少问题是自己臆想出来却根本不存在的,是你颠倒妄想出来的。如果问题不存在,就不必去寻找答案,自然也就当下解脱。我们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分别心,如果放下分别心,问题就都不见了。我们是从分别心提出问题,又用分别心去寻找答案,所以“一波才动万波随”,永无休止。
  下面我们就用图像,来看看禅宗具体的内容与宗风倒底是什么,来了解为何禅的艺术与别的宗教艺术有那么大的差别。
  一、佛陀
\
  宗教艺术往往体现圣洁和庄严,在宗教画中,佛的法相是庄严,放大,位于图像中心的,佛国也是曼妙庄严的。可是同样的佛陀放到禅画中,却是另一幅景象。在梁楷的《释迦出山图》中,世尊是有点愁容的,身体瘦削,长着络腮胡,这是合乎历史的佛陀。历史上的佛陀,经过六年苦行,日食一麻一粟,在尼连禅河边接受牧羊女供养的羊奶,才有力气在金刚座下打坐四十九天而开悟。开悟之后的佛陀,一定是瘦削的身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愁容呢?这个愁容不是一般的愁容,而是慈悲的愁容,感叹众生不悟,却在生死海中轮转。
  《释迦出山图》也说明了禅家对于圣凡两界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凡圣之间,一体双明。前一个佛像是超凡入圣,还有凡圣的分别,还在颠倒;后一个佛像已证无别,是能够超凡入圣,更能超圣回凡的神明。
  第二个观点是佛性本具,人人皆可成佛。这副禅画中的佛像,有一种亲切感,让众生发觉,原来人也可以到这个地步。这幅画中的佛,我们大家都可以做到,不像前面那幅画,只有礼拜的冲动。
  第三个观点是道在日常功用间。禅宗中有个公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源律师问大珠慧海道:“和尚修道,还用功吗?”
  大珠慧海答道:“当然用功啦。”
  源律师又问道:“如何用功?”
  大珠慧海答道:“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源律师说道:“一切人都是如此,不是与大师一样用功吗?”
  大珠慧海答道:“不同。”
  源律师又问道:“为什么又不同呢?”
  大珠慧海答道:“寻常人吃时不肯吃,百般需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
  于是“律师杜口”。
  这副禅画体现的就是这个道理,在现前就能超越自己的分别心,不是到了究竟之地才超越分别心。佛陀是佛教造像中的根本,代表自觉觉他,觉性圆满的人格。
  二、菩萨
\
  菩萨自觉觉他,虽然还没有到圆满,毕竟也是觉者的生命。大乘佛法中,常谈菩萨之慈悲——无缘之慈,同体大悲,所以菩萨的形象大多温润。尤其宋代菩萨像,会让我们感叹人居然能如此淡定,可以如此温润,这副圣观音像即是如此。
  密教的观音像就更多了,因为要接渡众生,所以要有不一样的神通功用出现。你看这副密教观音像,拿着剑、花、瓶、杖,这样的观音。这副藏密的观音像中,白面代表慈悲;红面如魔王代表愤怒,在密教中,愤怒代表生命的能量;绿面代表精进。三个结合起来,意思是一个人通过修行转化自己的生命,就是慈悲、精进加生命。千手千眼代表知见与行愿不二,我们烦恼的根源,是所知与所见分离,所行与所愿分离。就像我们小时候过寒暑假,写寒暑假计划,照着计划做的能有几人。
  禅家画观音又是不同,我们来看白隐慧鹤所画的《观音图》。他笔下的观音活脱脱就像隔壁的太太,有点胖,抱着孩子,就像一个妈妈。这让我们感觉到,菩萨的慈悲,也可以从日常的母对子的慈悲扩大开来。我们和菩萨的差别就在于分别,我们只对自己的子女好,看到别人的子女和自己子女争的时候,我们就起心颠倒。王阳明之子带着书童上京赴考的时候,王阳明给儿子的家书中,提到书童时说:“此亦人子也,宜善待之。”帮你背书的孩子,也是别人的孩子。我既然对你那么好,你也要对别人的孩子好一点。如果能从这样的心发展,母亲对孩子的心,就是观世音对众生的心,所以白隐画的观世音,会让我们想到自己的妈妈。
  三、罗汉
\
  罗汉不受后有,是自觉的生命。但是,因为罗汉的生命没有到究竟的阶段,所以罗汉像会显现出一种带有异相的特殊风格,让人一看就觉得“此非常人也。”在寺院中,因为罗汉没有达到究竟的地步,所以一般不配主位,只是作为胁侍站在两旁。虽是胁侍,但也常常作圣者相。但是禅宗不同,我们看贯休所画的《罗汉图》,请问诸位,长成这样敢上街吗?话说回头,看了这个人,可能会忘记前面三个人,这个人多有个性,多安然,活得多好!该张嘴说话吃饭,绝不客气。如果一个人能圣凡一如,好看难看又哪能障碍他的心呢?这不过是有限视觉上起的分别。你看这位罗汉,刚毅不动,天下如何轮转,老子巍然不动,不像我们凡人,哪怕腰缠万贯,却仍内心不安。
\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