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文化空间 > 公益大讲堂 > 正文

刘克雄:儒释道三家精神之融合

责任编辑:张凯茵 发布时间:2015-07-01 14:44:33
  儒、道、佛本来是三家思想,生长在不同的土壤,却在华夏文化的雨水浇灌之下,水乳交融,深深的在每个中国文人的心中刻下烙印。10月14日晚,章太炎声韵学第四代传人刘克雄先生莅临良友书院公益大讲堂,从儒道释三家思想与中国文学艺术的角度,娓娓道来。

 

  孔孟最早提出的儒学思想,到董仲舒的新儒学,再到集大成的程朱理学,中国古代儒家思想的发展源远流长,影响了一代代的华夏文人。时至今日,儒学已经遍布世界各地,成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力量。

  源于老、庄的道家思想,在魏晋玄学达到顶峰之后,在唐代、元代被尊为国教,同样具有悠久的历史并受到文人的推崇。
  汉代传入中国的佛学思想虽然是舶来品,较儒学、道学在中国的发展时间略短,但在佛学影响下,一批批独树一帜的大师被镌刻在了文学史上:南北朝的刘勰、谢灵运,唐代的王维、白居易,宋代黄庭坚、明清的袁了凡、杨仁山……

 

刘克雄先生良友讲堂开讲

 

  儒、道、佛本来是三家思想,生长在不同的土壤,却在华夏文化的雨水浇灌之下,被打碎后完全融合。三家思想水乳交融,深深的在每个中国文人的心中刻下烙印,古往今来,没有哪个文人会说自己仅知晓一家。而在当代社会中,每个中国人在生活中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儒佛道学术的影响。

  10月14日晚,章太炎声韵学第四代传人刘克雄先生莅临良友书院公益大讲堂,从儒道释三家思想与中国文学艺术的角度,娓娓道来。

 

梦醒一蒿天野大

 

  孔子曾经问弟子:“我的学术用一个词就能概括,你们知道吗?”弟子曾参回答:“知道。”孔子走了之后,众弟子问曾参这个词是什么?曾参回答:“老师的学术,用‘忠恕’就能概括。”
  在刘克雄先生看来,忠恕就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忠即是把份内的事做好,恕即是宽以待人。《礼记》中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在今日仍是理想世界的标准。怎么达到天下为公呢?人人做到“忠恕”就能达到:大家各自把自己的事做好,有小过失时,互相宽宥。

 

 

  而老庄道学思想则一脉相成。老子曾经对人说,世界上最高尚的就是水了,水施惠于万事万物却不要求回报,正是这种谦恭,使得水不会碰到灾祸。庄子提出,鹪鹩在林子里栖居,不过需要一个树杈,偃鼠在河边饮水,只不过喝饱而已。道学思想的核心是“无为”,即不矫揉造作、顺其自然,和“无争”,即知足。
  佛学思想传入时间不长,但却能迅速植入华夏民族的土壤之中,是因为它与道家思想的相近。《心经》中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这与老子所说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相近,都在教导人们不要为色相迷离、追逐虚幻。
  但佛学不完全是道学的翻版,《金刚经》里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感叹了生命的短促,而受此影响,明代文人唐伯虎自号为“六如居士”。唐朝诗人白居易作诗曰:蜗牛角内争何事,火石光中寄此身,随贫随富且欢喜,不开口笑是痴人。这也是从佛学思想衍生出的珍惜现在的乐观精神。

 

 

放歌晓风青

 

  刘克雄先生以“孝”为例,提出了三家学术融合的观点。即使在文化最封闭的农村,人们也知道孝顺和在清明节上坟;道家祖师老子不知如何孝敬父母,于是扮成“花脸”让父母发笑(老子即老莱子之说出《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本文作者按);佛学思想也有“孝养父母”这一说。
  “三家”思想的融合,令传统文学艺术的天空豁然开朗。被北宋词人欧阳修称为南北朝唯一诗词的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词》,体现的正是三家思想的融合。人们也许只记住了“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中不与世人迎合、无为无争的道家思想,但“植杖而耘耔”里农作持家,不使家人贫困的尽心尽责,更表达了儒家思想的“忠恕”。

 


  被北宋词人欧阳修称为南北朝唯一诗词的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词》,体现的正是三家思想的融合。人们也许只记住了“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中不与世人迎合、无为无争的道家思想,但“植杖而耘耔”里农作持家,不使家人贫困的尽心尽责,更表达了儒家思想的“忠恕”。
  元代白朴的《双调沉醉东风:渔夫》也是一首将三家思想融会贯通的曲调,曲中老渔翁的自得其乐,飘然物外,虽然淡泊名利,却依旧垂钓于烟波之上,以渔养家。


  黄芦岸白蘋渡口,
  绿杨堤红蓼滩头。
  虽无刎颈交,
  却有忘机友。
  点秋江白鹭沙鸥。
  傲杀人间万户侯,
  不识字烟波钓叟。


  追名逐利,为色相所迷,是为俗人;而全然超乎物外,上不尽孝,中不恤妻,下不养子的人,更是痴人。能在淡泊名利的同时,做到克尽本分,是克雄先生言传身教的另一种境界,
  然而令刘克雄先生大为遗憾的是,古代诗词瑰宝众多,却无法传唱,比如先秦的《乐》经,它的失传,使得先秦的诗词至今已无法歌唱。而在可以考证的古乐乐谱中,时代最早的是唐代的《幽兰曲》,但《幽兰曲》是文字谱,并没有固定的音律,后来在传入日本后也失传了。到了明代,朱熹发现了几首诗经乐谱,但并没有确实证明这些音律确实是古乐。
  刘克雄先生发现,姜夔是宋词词人中唯一一个有意识将乐谱注在作品旁边的人,尽管他的《白石道人歌曲集》中依然只有文字谱,但刘克雄先生为其中的《扬州慢》编制了节拍,并在讲座中放怀歌唱。

  《尚书·舜典》中说道: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诗,是用来表达人的思想、抱负、志向的手段;歌,是通过对诗的吟唱,来延长诗中所包含的抒怀咏志之意;声音的高低要合乎吟唱的音律,音律要谐和五声。
  虽然许多古诗词吟唱的音律已全然不可考,但克雄先生却自己将音律谱了出来,并时常放歌吟唱。而克雄先生在自己的画中也有标记和唱咏乐谱的习惯。
  “词牌仅是歌名,而乐谱才是精髓”,克雄先生如是说。

 

过眼青山绿水图画万卷,闲窗茶香彼方

 

  早年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中文系、后研习国学、致力于海外文化传播的克雄先生可谓一生波澜壮阔、江湖行遍。如今回归山野田园的恬静淡然,在先生看来,返璞归真的儒释道三家思想和融汇贯通的传统文学艺术,更是做人的道理。

  除了具备深厚的国学功底,先生在中国传统绘画方面也极有造诣,精通中国美术史,自幼喜爱书画,更将这种淡泊名利、超然物外的心境充分融入到自己的画作之中。

 

巴西依贝树,灿若故乡花。终非我故土,何不早还家。

 

   在巴西旅居三十余载,刘先生的家是一座幽静的小院,并为此作记:

 

  金桂滴露
  春兰透蕊
  天女花曝日
  蜂鸟采密萍
  闲窗日涌
  茶香幽芳
  小小黄禽偷眼
  五湖梅花

 

   从词中可以看出,小院中花鸟相谐、闲适惬意、天籁缭绕,映衬出的正是克雄先生淡看名利、无争无为是的生活态度和人生境界,而这也正是克雄先生要告诉我们。境界的此方是每日奔忙、追名逐利的我们,而境界的彼方,则是从俗世之梦醒来、恬静度日的克雄先生。

 

《空庭踏落花》

 

 

  其中有一幅《空庭踏落花》画中题诗:

 

  山空涧底响
  汲水独烹茶
  幽鸟自来往
  空庭踏落花

 

 

  “梦醒一蒿天野大,波心朗月寂无声。”

  儒、道、佛思想固然博大精深,但皆在“渔叟”手中“一蒿”之下,一觉醒来,顿悟世间种种,豁然开朗,眼前湖水映月,寂静无声,克雄先生的讲座正是从儒、道、佛三家思想的核心讲起。

  何以“独烹茶”?何以“独来往”?因为曲高和寡、与世无争。何以“涧底鸣”?何以“踏落花”,正是深处空灵静谧所感。

  另一幅《芦花洲》画中题诗:

 

  五湖三江一扁舟
  东西南北任去留
  过眼青山绿水图画万卷
  最爱芦花洲
  芦花深处
  你北冥鲲
  你龙门鲤
  看谁能逃我名利双钩

 

《芦花洲》

 

  谁能逃过“名利双钩”呢?境界彼方的克雄先生“俯拾万物,从心所欲”的画笔之下向境界此方的我们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梦醒一蒿天野大
  放歌晓风青
  过眼青山绿水
  图画万卷
  闲窗茶香彼方

 

  这是诗书画三才文人、声韵大师刘克雄先生的生活与艺术境界。他在境界的彼方,而我们则在境界的此方,他对我们说:你们愿意随我来吗?

 

Introduction先生小志

 

刘克雄先生

 

  刘克雄先生,字礼庭,号铁芦、又号桴客、岭上村民,1938年生于福建永春,师承国学名家林景伊教授,凡声韵、训诂、文字学等无不精通透彻,亦擅长诗词书画,是当代集儒释道三家智慧于一身的饱学之士。

  著有《先秦诸子引诗考》、《广韵韵类考证》等,曾与三十二代衍圣公孔德成先生、林尹教授、屈万里教授同为台湾特考典试委员,故陈立夫为其赞题“勤修天爵”四字。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