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纪录时间 > 良友动态 > 正文

一次影像南巡:不辞长作岭南人

责任编辑:邹礴 发布时间:2016-12-12 10:55:25 来源:《广府春秋Ⅰ》

 

肖同庆 创作手记
 
(纪录片《广府春秋Ⅰ》总撰稿)
 

肖同庆
 

(我相信,从这部片子里,无数海内外广府人都能听到亲切的乡音,都能重新认识他们筚路蓝缕的祖先,都能重新打量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块土地。)

纪录片《广府春秋Ⅰ》海报纪录片《广府春秋Ⅰ》海报
 

隆冬时节,纪录片《广府春秋》进入后期制作,我记得在一次对稿子的时候,看到片中康有为与梁启超第一次会面的场景选择,我惊叹其美轮美奂,导演陈怡说:康梁相会,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伟大时刻,场景选择的匹配至关重要,踩点的时候,我印象极为深刻,为了这个场景,我们整整找了好几天。我想这应该就是纪录片人“建构的想象力”和虔诚的历史冲动吧。关于岭南,关于广府文化,研究者的典籍已浩如烟海,但广府人把这一寻根之旅交给纪录片仍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纪录片人从来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田野工作者,将镜头对准一个区域,一个族群,一种文化,一种文明传承,首先是一个艰苦的学术工程,要从枯燥的历史典籍、学术文献中梳理出一条鲜活的文明传承主线,并能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出来,考验的是纪录片人高度的叙事扑捉能力和艺术表现功力。我以为纪录片《广府春秋》在这一点上做得认真而充满敬意。

纪录片《广府春秋Ⅰ》纪录片《广府春秋Ⅰ》
 

人们很难想象,如今中国最开放,最发达地区,往前上溯一千多年,曾经是一个人人视之为畏途的荒蛮之地。这里北有五岭隔阻,南临南海,区域内河网纵横,丘陵密布,地理形势独特,让中原人充满陌生感和疏离感。从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五十万大军兵分五路,经过艰苦卓绝的武力征服,最终统一岭南地区,使汉越民族融合,把岭南建成鱼米之乡、富庶之地。自此以后,从地处韶关南雄的梅岭古道,从号称“南岭第一关” 的梅关,中原人越过一座座崇山峻岭,渡过一条条急河大流,以家族、姓氏为单位,扶老携幼千里南迁,演绎了一个个辛酸悲壮的故事。

纪录片《广府春秋Ⅰ》上集剧照纪录片《广府春秋Ⅰ》剧照
 

在长达千百年的历史中,数以百计姓氏的先民先后从中原地区南迁岭南。位于古道上的珠玑巷,传说就是南迁先人的聚居地,也是广府文化重要的起源地之一。珠玑巷南迁也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迁徙之一。这里偏安岭南、民风淳朴、社会稳定;交通方便;商贸繁荣。珠玑巷南迁氏族带来了中原文化、江南文化与先进技术,并与岭南本土文化融合,形成独特的世家风采,这也是最初的广府文化。他们创造了桑基鱼塘、果基鱼塘等的种养格局,使唐宋时期的烟瘴之地变成粮果糖、鱼蚕禽并茂的富庶之乡。他们以善于学习,兼收并蓄的精神,自觉从农耕文化向海洋文化迈进,由此形成广府文化的独特底蕴与内涵。商品交换普遍化、经济活动多元化,从古至今都是广府人的特征,处处体现出广府人商业上的开拓和创新,让广府地区成为岭南商业贸易最活跃的地区。从20世纪初上海几大百货公司的创立,直到开放改革,杀出一条血路。南中国海的这片区域成为中国的经济前沿。这个大轮廓的广府文化演进就是纪录片《广府春秋》要表现的主题,并试图从民族基因、历史地理乃至政治风云中寻找薪火相传的密码。

纪录片《广府春秋Ⅰ》剧照纪录片《广府春秋Ⅰ》剧照
 

我们是谁?我们又从哪里来?人们总是抑制不住地去检阅过去的一切,寻找自己最初的精神故乡,而真正让历史为之着迷的并不是浩如烟海的各种记载、文件条文与朝代更替。正如西方一位历史学家所说:“支配历史的绝不是一些空洞无物的形式,而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人群。”无论是两千多年前一个伟大帝王的武力征服,还是一个个广府人为民族生存的殚精竭虑;这冲突与融合,抗拒与接纳,都是一出波澜壮阔、富有人性的戏剧,一出关于文明的戏剧。在这个戏剧舞台上最生动的当然是最丰富也最生动的人。《广府春秋》讲述的就是一个个广府人的故事。从王者风范的赵佗到冼夫人与陈霸先,从“粤人文之大宗”的陈氏族群到慧能大师和创立江门学派的白沙先生陈献章,从风云一时的十三行到改变历史进程的康梁。整个纪录过程就是意图通过“引人入胜的方式”讲述“丰富的故事”,并为观众传达“意料之外的东西”。这就是——广府人如何融入整个华夏民族大家庭,他们如何打开了一条通向蓝色海洋的世界之路,他们如何给了中国一个温润富庶的南方,他们如何给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一个奇迹。我相信,从这个片子里,无数海内外广府人都能听到亲切的乡音,都能重新认识他们筚路蓝缕的祖先,都能重新打量这块生于此长于此的土地。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