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无厘头”也要社会责任感

责任编辑:邹礴 发布时间:2015-06-17 17:14:52 来源:良友独家
青年导演谢文君(资料图)
青年导演谢文君(资料图)
 
  高中就开始当导演,一部《阿星来了》走红网络,喜爱周星驰作品的谢文君带着“无厘头”来到了电影学院导演系,学习纪录片方向。于今年毕业,他的毕业作品《正在消失的羊城》唤起了人们对广州老建筑的关注,也引起了良友记者的关注。  该片记录了因为举办亚运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广州。片中,谢文君的摄像机镜头不停寻找仍留存的、有特色的“广州符号”——东山小洋楼、西关大屋、老街老巷、特色凉茶铺、茶楼里的一盅两件、虾饺烧卖等尽入机底,再配上原汁原味的粤语对白,任谁也能被广州人千百年来自得其乐的生活方式所感染。但伴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一栋栋特殊的建筑消失于大城小区。影片通过采访的方式,将广州人对于变化的态度展现在观众面前,大部分人对于生活表示无奈。
  近日,记者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见到了这位年轻的导演,周星驰的发型,黑色西装,黑框眼镜,斯文中略带顽皮。
  良友:您对电影有怎样的梦想?为何选择导演专业?
  谢文君:我是看香港电影长大的,尤其对周星驰的影片很感兴趣,我希望以后可以多尝试“无厘头”的作品。
  我在高中时,成立了学生电视台,与同学一起拍摄电影。高三毕业后,我们拍摄了一个50多分钟的片子,叫《阿星来了》,在网络播出后,很多人观看。主角是一个很像周星驰的男生,他模仿周星驰说话,以他为主线贯穿整个高中学习生活的故事。
  由于这种对电影的热爱,我选择的导演系。
  良友:之前您接触的都是故事片,您学习的是纪录片方向,转变的原因?
  谢文君:我报考电影学院的那年,导演系只有纪录片方向,我没有选择。
  良友:学习纪录片之后,您有怎样的收获?
  谢文君:收获很多!之前拍电影,就是觉得好玩。经过四年系统的学习,我个人的专业性很定有所提高,最重要的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尤其我是学纪录片的,与学故事片不一样,我们更关注真实,更注重客观。因此,我看待我们的生活、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也会变得更加客观、更加科学。
  良友:在学校时更加喜欢怎样的纪录片?
  谢文君:在大学时比较喜欢快节奏的纪录片。比较喜欢迈克·摩尔作品的表现形式,我的《正在消失的羊城》就是模仿《华氏911》拍摄的。
  那么,纪录片不用费很多力气就能表达出导演的想要展现的,这样的作品我是很赞同的。我喜欢的导演,他们都有社会责任感,用纪录片表达时都带有责任。
  良友:您更想成为怎样的导演?
  谢文君:我更希望成为无所不能拍的导演。
  良友:有没有想过社会责任感怎样与你的拍摄结合?
  谢文君:不管拍摄故事片还是纪录片,只要做商业片都要博得大家的共鸣,那必然要关注社会的动态,自然而然我就会把社会责任感加在里面。
  良友:我看过《正在消失的羊城》,很有社会责任感的片子。
  谢文君:呵呵,是啊。不过,我现在再看它,会觉得比较稚嫩,由于财力、物理等条件不充足,它还不能很完整。
  良友:您希望这部片子起到怎样的社会效应?
  谢文君:我希望向观众抛出一个问题,让更多的人参与这件事情的思考,因为一部片子无法解决问题。可是,当这部片子放在网上后,我才发现观众的反映还是比较情绪化,一部分观众被勾起了对广州的回忆,觉得我在纪念正在消失的事物;还有一部分观众比较激动,发泄怨气,认为有些人不懂广州。这种情绪化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也反省了。
  良友:您认为原因在哪呢?
  谢文君:主要是没有能平衡两边声音的人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拍摄过程中,发现采访一些政府官员是很困难的,所以整部作品缺少政府方面的声音,这也是片子有偏颇的原因。
  良友:接下来您还会进行修改吗?
  谢文君:看看财力、物理的状况吧,现在修改比较困难。
  良友:您已经毕业了,面临生活问题,您怎样面对?
  谢文君:我与同学共同创办了“粤拍粤掂工作室”,会接拍一些广告片、宣传片,在这些工作之余,我还会坚持拍摄纪录片。而且,我们已经和广州政府门积极联系,希望拍摄一部宣传广州文化的纪录片。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