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友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中国纪录片:如何下好市场这盘棋?

责任编辑:邹礴 发布时间:2015-07-08 11:35:13 来源:天津日报
  在今年上海电视节和国际电影节期间,关于纪录片的讨论一直是热点话题。众多影视纪录片制作人纷纷走向前台,在推荐自己作品的同时,也对中国影视纪录片的未来走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们希望中国纪录片在不断发展的进程中,在能够赢得观众口碑的同时,也能赢得市场。
本报记者 郑长宁 实习生 徐雪霏
纪录片《我从新疆来》导演库尔班江·赛买提
纪录片《我从新疆来》导演库尔班江·赛买提
 
观众热度逐年升温 需做好电影电视两条线
  在今年上海电视节期间,大型纪录片《我从新疆来》的发布推介会引起很多观众的兴趣。来自新疆的锡伯族青年演员佟丽娅和生在上海却心系新疆的维吾尔族少年欧特凯,同各主创人员一同出席了推介会。在推介会现场,佟丽娅与现场观众分享了她与《我从新疆来》的故事和对这部纪录片的期待。作为纪录片《我从新疆来》的真实主人公之一的欧特凯,也讲述了他对大美新疆的热爱,并梦想长大后成为一名像佟丽娅姐姐那样的优秀演员。
  《我从新疆来》大型纪录片由原文化部长、著名作家王蒙、《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担任顾问,库尔班江·赛买提和李晓东共同执导,人民政协报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典艺文化传播中心联合出品,禾中控股集团联合摄制。总导演库尔班江·赛买提说:“这部纪录片是我三年前的梦想,是真实故事的力量和坚持不懈的努力让梦想成真,印证了自己‘越努力越幸运,越勇敢越能改变’的人生信条。”该片缘自库尔班江·赛买提出版的畅销书籍《我从新疆来》,该书自去年10月正式出版发行以来,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好评。纪录片《我从新疆来》作为书籍的延续,通过影像的力量,以最直观具体的形式,记录一群新疆人的经历,讲述他们在祖国内地生活发展的故事,正是这种以真实记录的手法,来表现新疆不同民族人物故事的题材,让观众对这部纪录片产生了期待。
  无独有偶,在今年5月份走上院线的纪录片《旋风九日》也获得了观众的极大关注。据统计,该片从5月份上映至今,总票房已达到1512万元,创纪录片电影票房新高。《旋风九日》的制片人吕木子表示,这次上海电影节、上海电视节都在谈论纪录片,这说明中国的纪录片人已经越来越国际化,可以走上国际的预售平台推自己的项目了。“在《旋风九日》之前,已经有好多部纪录片被搬上院线了,我觉得这是纪录片人的集体意识,中国的电影市场那么好,我们应该去切一块蛋糕。像《旋风九日》这样投资大的纪录片,仅仅靠电视频道是无法收回成本的,因此电影产业是必须要涉足的。”
  对于纪录片为何要走进电影院,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雷建军还有他的另一个观点:“一是纪录片比剧情片更需要大银幕,举个简单的例子,我正在做一个和珠峰有关的纪录片,我和摄影指导一直在调色,而最终想呈现的效果只有在大银幕上才看得到;二是纪录片在叙事上有弱点,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封闭的空间,比如像在电影院这样的环境里才能让大家真正看到纪录片内在的魅力。”
  有人认为纪录片市场难以打开,是因为关注纪录片的人群很少,其实并不尽然。美兰德公司近日发布了一个有关中国纪录片的数据分析报告。该报告结果显示,2014年电视观众最喜爱的节目类型中,专题类节目(饮食纪录片)约占22%,居第七位,在互联网中,对纪录片感兴趣的观众达7.3%,居第9位。而且随着影视产业的发展,人们对纪录片的关注度也在随之增加,北京三多堂影视广告公司总经理高晓蒙说:“我感觉纪录片电影市场是非常有潜力的,在电影学院最大的800人放映厅,每次过道上都坐满人,而且几乎场场都是,所以观众的渴求力是有的,只是我们没有合适的机会,并且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争取能作出一个像《舌尖上的中国》这样的纪录片,也许一下就能把我们的纪录片电影带起来了。”
评委王海兵在白玉兰奖纪录片评选现场
评委王海兵在白玉兰奖纪录片评选现场
 
制作时间长 成本回收慢 纪录片不像故事片可以挣快钱
  中国纪录片最早始于1905年的中国纪录电影,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中国纪录电影的开端也是中国电影的开端。让纪录片重返影视市场,也是很多纪录片人一直在追求的事情。如何能让纪录片在影视市场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仍是很多纪录片人需要努力的方向。
  院线排片困难一直是纪录片在影视市场化道路上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在前不久上映的纪录片《旋风九日》就曾经遇到了这样的困境,该片的制作人告诉记者:“我们是跟《复仇者联盟2》一起上映的,我们排片只有2%,但是我们的上座率,始终不低于《复仇者联盟2》,这也说明大家还是愿意看纪录片的,只是很多观众找不到排片。”
  雷建军教授曾是2014年上映的纪录片《飞鱼秀》的制片人,他表示也曾因院线排片难而感到苦恼。但是自媒体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微信电影票的出现可能会让这种类型的纪录片有好的票房,如果你经常在朋友圈关注到《飞鱼秀》,系统就会推送给你相关的消息,你就可以在网络上预定,买票的环节少了,预定的频率高了,这样也可以促使院线提高排片的比例,至少可以让院线看到观众对于纪录片的选择。”
  纪录片不同于其他的电影类型,它在拍摄的过程中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都要比其他电影多得多,因此在制作上也有很大的困难,成本大但是回收慢也是纪录片难以市场化的一大短板。因此许多导演和投资人都不愿意或不敢接触纪录片,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也是纪录片制作量逐渐减少的一大原因。纪录片制片人吕木子表示,他在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中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困难,比如在寻找融资渠道上等等,“纪录片不像故事片可以挣快钱,这对投资人也是一个考验。以《旋风九日》为例,该片共有四个出品方,有一个来自专业的金融团队,其他都是传统的投资方,我能够理解投资伙伴的想法,他们希望投资回报越快越好,可是这对于纪录片来说并不是优势。”吕木子说。
  纪录片如何拍出精品,同样是摆在很多纪录片人面前的问题。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导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纪录片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尝试自己创作和拍摄纪录片,虽然纪录片出品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是能够引起市场反响的上乘之作却是凤毛麟角。今年6月举行的第13届中国大学生影像展,在参赛的1000多部作品中,纪录片占有一半的份额,这其实对于纪录片产业是一个十分可喜的现象,不过在专业评委看来,很多纪录片的制作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纪录片产业发展的过程中,特别是新媒体技术的应用普及,更是为纪录片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吸引了很多的年轻人或非纪录片专业人士投身于纪录片产业中来。
  在纪录片的题材选择方面,表现边缘个体生活、优势群体状态、少数民族内容的纪录片占绝大多数,而表现日益发展变化中的城市、人们生活重大态度变化和社会历史变迁的影片则十分稀少,不能满足当前许多国际媒体对中国形象的市场需求。此外,国产的纪录片选题多为人与社会、人与历史方面,对人与自然方面的选题很少。像《动物世界》《探索发现》等人们喜爱的自然科学类纪录片都是海外引进节目,国产纪录片中对这类题材鲜有涉及,这也成为很多观众对于纪录片失去兴趣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专家表示,大众参与纪录片市场值得鼓励,但是提升纪录片制作水平,多出艺术精品则更为重要。
从观众最关心、最现实的题材入手 鼓励特色纪实作品的创作
  纪录片是影视市场中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在国内建立完善的影视纪录片产业链条,还需社会各界多方努力配合,只有这样,才能让纪录片多出精品,也才能让纪录片真正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
  在采访中,不少影视纪录片创作者表示,他们希望纪录片创作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比如创作政策和创作资金的扶持,比如在进入影视市场时能够降低准入门槛等等,毕竟纪录片同商业影视不同,包含历史、人文、艺术等元素的纪录片虽然具有丰富的内容价值,但不能遵循商业影视发行推广模式,应该按照纪录片的特点,针对目标观众研究推广发行策略。
  “纪录片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仅靠电视频道这一种渠道很难收回成本,因此纪录片人希望能够将影院票房这一部分也加入到产业链中,使纪录片产业经营更加完整。但是纪录片市场化对于影视市场来说还很陌生,因此特别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有了政策上的扶持,才能解决纪录片电影排片难、融资难的问题。”纪录片创作者付艳说。
  “我们纪录片要想走上院线还面临很多问题要解决,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想到人家那儿切这块蛋糕,就要前仆后继,不管票房多少,重要的是要让大家对我们的身影感到习惯。希望纪录片人能够集体呼吁一下社会各界,将纪录片产业作为影视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纪录片的发展制定专门政策,开发专门的平台,让更多关心这一艺术的人们能够参与进来,这样我们的纪录片产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吕木子说。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陆地也提出了他的观点,他认为,很多国家都有专门的机构对纪录片产业进行专门的研究,比如从鼓励政策到资金辅助,都有专家为重要的文化发展项目来专门研究扶持政策,这对于纪录片的发展起到了根本性的推动作用。此外,不少国家和地区甚至将发展纪录片上升为国家文化战略的一部分,一方面进行政策扶持,另一方面创造市场平台。“我们也应该看到,国内很多专业部门对纪录片的发展也在逐渐重视起来。下一步,我们应该制订纪录片发展中长期战略规划,实行分类管理,建立纪录片基金,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纪录片产业,并仿照文化创意产业给予纪录片企业一定政策和税收的优惠。”
  纪录片同样还面临着另一个问题,就是前期市场推广十分困难,毕竟纪录片不像商业电影,有一线明星、大牌导演、金牌编剧等能够吸引人们视线的商业元素,纪录片的推广宣传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很多纪录片的推广重点只能放在首映礼上。纪录片制作人也特别希望媒体机构能够加大对纪录片的宣传力度,扩大传播范围。比如媒体可以多向受众介绍和宣传纪录片电影的上映时间及影片的主要内容,将纪录片电影的各类信息及时传递给受众。
  同时,要加快推进纪录片全媒体传播,要推动电视、电影纪录片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一体发展,运用互联网思维,发挥好中国纪录片网和“记录中国”移动客户端的使用,用好大数据、云计算,推动深度融合,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中国纪录片现代传播体系。
  热播纪录片《五大道》导演祖光认为,对于渴望成为纪录片人的年轻人来说,仅仅依靠对纪录片的浓厚兴趣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加强纪录片创作技巧的学习,并且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否则很难作出好的纪录片。
  祖光说,现在有很多纪录片的爱好者,年轻人刚入门不需要先去做鸿篇巨制,可以先从自己身边的生活开始,做一些微纪录片。“纪录片是对于真实的记录,它的门槛看似很低,实则也很高,纪录片最主要表达的还是当代人对社会的一些思考,因此需要纪录片人具备一定的个人修养和思想境界。专业的技巧也要具备,但最重要的是要观察生活、勤于思考。”
  祖光认为,纪录片要走出困境,首先就要从观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题材入手,站在观众的角度上观察这个世界,从观众的生活细节上看到社会的变迁,从他们的生活变动中看到社会的变革,这样的纪录片电影才能受到大众的欢迎。
  其次,要扩大纪录片的表现题材及内容。在我国以往的纪录片中,关注自然和环境的偏少,窄化了纪录片的功能,也暴露了观察力和分析力的薄弱。在创作选材方面应向国外优秀作品学习,多尝试涉猎各种天文地理、人文历史、政治经济、科学宗教等题材,运用纪实手法去创作特色作品。再有,纪录片要想长远健康地发展,就须对创作思路和制作手法有明确的认识,发挥我国传统文化的优势,学习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纪录片发展经验,为中国纪录片的发展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
与良友成为合作伙伴 WORK WITH COMPANION